姚尚建:政党控制与社会成长

admin 77娱乐 2019-09-01 21:57:28 7649

  

  

  

  一、中国社会结构变迁:逻辑与路径

  

  改革开放30年促进中国的经济增长,也加速社会变革的步伐。在市场经济要素空间频繁转移的过程中,中国的社会结构也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判断,社会阶层的行动有其一致性,虽然韦伯认为也许用个体结合起来的共同体更加合适,但在中国社会转型初期,由于经济发展整体性,社会阶层的集体行动更具有一种共性而非个性。

  其次,社会结构的“内卷化”进程。仍然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课题组著名的《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和《当代中国社会流动》报告中,我们不难看出,中国社会结构仍然属于金字塔型,处于金字塔底端的阶层控制着大量的社会资源并相对封闭,下层社会阶层流入上层社会阶层的阻力在增大。因此,社会阶层之间流动性不足又从另外一个方面固化了社会结构。这种社会结构在达到一定的稳定状态之后的固化的消极性与停滞性,即形成社会结构的“内卷化”。在借鉴这一概念的时候,我们试图表达这样的一种社会结构:庞大的社会流动在特定阶层内进行,从而造成该阶层社会成员的“过密”,但这一阶层自身无意或无力打破这一“过密”的形态,因此,社会结构性流动需要依靠外部的技术或组织。当然,这种“内卷化”还无法用一种中允的数据来加以确定,我们只是借用这样的概念说明一种社会结构的钝化的可能性。

  

  二、中国基层社会的控制与反控制

  

  在传统的社会秩序的控制中,国家是重要的政治主体,即使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对社会的控制是全面而深刻的,作为政治术语的“行政村”的出现解释了中国政府对于基层社会控制的深度和广度。伴随着这一控制,建立在户籍制度之上的种种招工、招干、招生、布匹、食品等都通过政府配额有了严格的排序,并进而严格限制了中国的基层社会的流动。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国家控制的弱化是一个艰难的、充满反复的过程,有学者提出的有序参与理论本身就交织着这种理论与实践的紧张。仅仅以居住证制度为例,出于社会管理目的的居住证制度既反映了城市与农村传统户口制度的有限刚性,也反映了政府试图以行政权力重建社会结构最后的努力。

  经济的发展催生了市民社会,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市民社会”作为一个理论热点在国内得到普遍研究。在20多年的理论发展与社会进步中,中国市民社会已经突破了理论界的预期,正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三、中国基层社会秩序:政党控制还是政府控制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