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霖 陈旭东:中国传统经济思想的现代价值

admin 韦德娱乐 2019-09-10 03:33:21 2185

   中国传统经济思想曾经繁荣而富有光辉成就,不仅为中国古代经济长期领先于世界提供了思想指导,而且也为西方现代经济学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先行思想要素。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传统经济思想依然有着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价值,其合理内核和积极要素值得进一步挖掘。

   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在中国科技史研究中曾提出一个问题,即为何中国几千年创造发明了这么多科学技术,但现代科学的诞生却并不在中国,而是在西方?也就是所谓“李约瑟之谜”。在中国经济思想史中同样存在这样一个谜题:为何中国古代曾经有那么光辉的历史成就,现代经济科学却没有在中国诞生,或者说中国经济思想为何没有发展成为现代经济科学,而要从西方引进经济学。对此问题,经济学界也有一些讨论。黄少安认为,中国在经济和文化上长期领先于世界,地大物博,不存在严重的资源稀缺,因此以资源稀缺为假设前提,以竞争为主线的经济学不发达。易纲则认为,中国之所以没有成为经济科学的发源地,与语言和思维模式的差异有关,与形式逻辑的欠发展有关。从经济思想的学术背景来考察,中国传统学术比较注重事物内部各方面、各环节及其与其他事物之间的相互关联作用,缺乏分门别类的精细研究和共同话语的范式构建,从而影响了整个经济思想理论图像的清晰度。

   其实,中国传统经济思想中本蕴藏着诸多现代经济学的理论元素,孙中山甚至在1912年就提出“经济学本滥觞于我国”的说法。关于中国传统经济思想的成就、贡献和历史地位,笔者另有专文讨论,这里仅介绍部分西方学者对中国传统经济思想的成就所给予的肯定。

   1911年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亨利·施格在其为陈焕章《孔门理财学》写的序中就指出,儒学“是一伟大的理财体系,伟大的道德与宗教体系”。陈焕章学贯中外、兼通古今,其专著运用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来诠释儒家经济思想,无疑为国际学术界系统了解中国传统经济思想打开了一扇大门。凯恩斯1912年曾在为《孔门理财学》作的书评中花了约三分之一的篇幅来转述中国的货币制度和思想,并指出汉代贾谊、宋代袁燮、明代叶子奇等“中国学者早就懂得格雷欣法则和数量理论”。

   解决现实问题的历史借鉴

   中国传统经济思想对于解决当前现实经济问题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辩证唯物主义讲究判断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通过深刻挖掘中国传统经济思想所蕴含的深层内核和基本精神,并进行必要的现代转换和诠释,可以为判断、分析和解决当前中国的问题,提供独特的视角和路径。这也是中国经济思想史学科的新使命———在挖掘、整理、展示中国传统经济思想的历史遗产的同时,将历史与现实、传统与当代联结起来,发挥其以古鉴今、经世致用的功能。

   建立中国经济学派与寻根

   近代以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构成了中国经济学发展的两条主线,当下国人的问题分析和理论创新基本都是以此二者为基础。上世纪90年代,国内有经济学家提出,由于国情不同,西方经济理论并没有给中国提供现成的答案,全面照搬西方的经济学是行不通的,因此提出“创造中国独有之经济学”以及“非审度本国思想上之背景,不足以建设有系统之经济科学”的论断。这一思潮一直延续至今,与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一些学者的学术呼吁形成了历史呼应,如唐庆增即认为“学者当注意现在中国经济组织之内容,再细察过去中国经济思想之得失,采用学说之长而创一新思想,以解决现在之经济问题”。王亚南亦倡导建立“中国经济学”,他自称将“‘中国经济学,这个命题,作为我研究的重心”。

   关于要不要建立中国经济学,理论界是有争论的。一些学者认为,“经济学的基础理论本身具有普遍的、一般的科学意义,是无国界的”。更有学者直接反对“中国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的提法。基于此,我们认为妥帖的提法应该是建立经济学的中国学派或中国经济学派。世界经济学说史上已经有法国重农学派、英国剑桥学派、瑞士洛桑学派、奥地利学派、德国历史学派、美国制度学派等众多带有国别色彩的经济学派,其起伏演变大致也反映了全球经济学研究中心从欧洲逐渐移往美国的变迁轨迹,这也是与全球经济重心的迁移相随的。所以,有理由期待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经济学派以及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学研究中心的形成与发展。

   一个经济学派的创建至少需要两大条件:一是此前社会历史上有过充分的理论探索,提供了许多先行理论元素。例如,亚当·斯密出版《国富论》之前的几百年间,西欧重商学派、法国重农学派等都已经对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做过很多研究,积累了大量理论素材。二是经济发展实践的检验和经验的积累。现代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也是经过原始资本积累、商品输出、资本输出、工业革命这么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它们在实践中不断进行探索、试错,为理论创新提供了源头活水。中国的改革开放才30多年,再过20年左右的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实践探索,必将积累足够多的素材和比较丰富的经验,其中定不乏具有世界性意义的理论元素和经验总结,这将为中国的经济学派创新建立扎实基础。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