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全胜:国际关系中的敌友转换

admin 名人娱乐 2019-09-10 15:05:01 3734

  

   敌友关系,或竞争与合作关系的转换在大国博弈中是经常发生的。本文试图对这一关系转换的原因做一个梳理:以大国战略制定为基本出发点,以内政与外交的连接的理论框架为基础,对亚太地区的三个主要国家-中国,美国,和日本(也称亚太三雄)进行分析。虽然论述的重点是从学理和历史的角度出发的,但对今天亚太国际关系的研究也应该具有借鉴意义。

  

一.敌友关系的转换与平衡者的重要性

  

国家利益

  

  

实力变化

盟友

  

  

外交领域的合纵连横

   上文所说的前三个因素都是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所引发的外交上的转变,而这第四点强调的则是外交战线的重要性。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合纵连横的说法,也就是说通过外交工作公开地和秘密地沟通与谈判而达成敌友关系的转换。1972年尼克松基辛格打开中国大门的北京之行和同一年田中角荣恢复中日邦交的举措都不失为外交上的经典之作。当然,美日改善对华关系的最大的一个国际因素就是三国在当时都把苏联的扩张主义视为最主要的威胁,共同的敌人使得三个国家走到一起。但是国际形势的变化如果没有敏锐的战略思想和娴熟的外交技巧,恐怕也不能马上就造成关系的转变。

  

   而最近的一个例子便是2018年韩国总统文在寅利用平昌冬奥会的契机,巧妙的实现了对朝鲜外交的突破,又进而推动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会面,是半岛形势从战云密布转到谈判桌上来,不能不说也是凸显了相关国家领导人的外交技巧和灵活身段。

  

国际--国内连接

  

   美国外交学界非常重视新的理论观点的提出,这也就是所谓的“理念先行”。美国国内的政策辩论卷入的不只是学界和智库,而且往往还包括了政府中的政策制定人和决策者,比如从小布什时代就开始的中国威胁论,到特朗普把中国作为最主要的战略对手(和俄罗斯一起)就反映了美国国内精英在理论先行达成共识的一个过程。

  

平衡者的作用和重要性

   在任何一个三角关系中每一方都想使自己站在二对一的“二”的一边,也就是说尽可能的确定一个主要对手,而把第三方作为自己的盟国或朋友。谁都不想被推挤到那个“一”的角落中而受另外两国的联手挤压。日本在其外交政策内部辩论中就明显地有两派思路,执政的自民党和外务省的主流思维强调的是一加一大于一,意思是中国是主要的竞争对手,而日本只要保持和美国的同盟,那么不管中国强大到什么地步也不可能超过日本和美国的总和。中国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到2017年,虽然其GDP还只是美国的三分之二,但也已经是日本的两倍半了。中美两强的大格局已经形成,而美国也正式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这样一来就可以起到一个作为平衡者的作用。如果中日联手,则美国堪忧。美国是绝对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美国对中日之间钓鱼岛之争的态度的转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从原先的不持立场,到后来的通过对美日同盟条款的新解读,都能很好地展示这一点。也就是说,加剧中日之间的纠纷,加强日本对美国的支持是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的。对日本内部的离心倾向一定要控制在萌芽状态之中。这就是我们看当前的中美日三边关系和敌友关系转换的几个重要因素以及平衡者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日本作为中美两强之间的平衡者就必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谁争取到日本,谁就会在这场大国博弈之中占上风。所以,日本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二.“亚太三雄”互动的八个节点

来源地址: